中文     日語     ENGLISH

YOKOKAWA
The 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 of YOKOKAWA dedicated to DD motors, linear motors, voice coilmotor.
In addition to providing the standard products, can also provide customized products

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尴尬

日期:2015年11月30日 14:33

 2015WRC世界机器人展会,尴尬这两个字足以代表中国机器人产业,WRC世界机器人大会让我们看到了国产机器人与世界领先机器人之间的差别,别人在研究智能AI的时候,我们依旧停留在贴牌批量化复制生产阶段,为什么石黑浩GenminoidF情感机器人被现场观众围了水泄不通,而某些国产宫廷机器人却被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拜托,省点时间做些有意义的事吧!

  2015WRC世界机器人展会看完之后,笔者的心情其实是非常沉重的。试想智能机器人产业如果像展会上呈现的那样,恐怕我们会愧对这些年我们在这条路上做出的努力,我不是一个善于唱衰产业的人,也不是一个欧美狗的歌颂者,对于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交互,我想褪去我原有的角色,以一位普通参观者的角色跟大家说说我真实的感受。
公模私标?中国机器人未来出路在哪儿?
  身边有太多朋友在询问这样的问题,你们所接触到的机器人到底是什么?他们能像2018终结者一样坚不可摧足矣让地球毁灭吗?人工智能的发展到底会不会威胁到人类呢?每次听到这些话题的时候,总免不了向提问者细心解释一番,并告知他是一位地道的科幻电影迷。虽然这20年前后,互联网云计算乃至机器人出现都在一瞬间产生,速度之快让我们还未真正反应过来,但笔者想跟大家说现在谈论人工智能时代全面来临还为时过早。
  ·现在谈论人工智能时代来临为时过早
  去年6月在英国皇家学会举行的“2014图灵测试”大会上,聊天程序“尤金·古斯特曼”(EugeneGoostman)首次“通过”了图灵测试。在成功的同时,也引发了诸多对人工智能的争议,其中争议最多的莫过于很多人将人类对话的模拟脚本与人工智能画上等号,其实两者相差甚远。从认知的角度上来讲,它仅仅是程序的一部分,并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思考。
  如果说国际最尖端的机器人都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那国内的机器人又如何呢?让我们再把思绪转回到国内WRC机器人展会,这个展会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杂乱无章,商用机器人与家用机器人混杂在一起,数控机床、航天飞行器、军用拆弹机器人、航天星球登陆器以及民用山寨机器人等等,让人看不出个所以然。倒是一大堆公模生产被贴上各种科技发展公司LOGO的跳舞机器人吸引了现场不少小孩子的注意。然而除了跳舞之外,对用户来讲并没有任何卵用。
  ·C端覆盖受限机器人难走进普通家庭
  至少目前来看机器人产业并不适合普通消费者,虽然WRC展会上有太多厂商做智能教育机器人,智能跳舞机器人,以及机器人运动陪练等产品,但事实上这些机器人交互过于低级,机器人并非刚需产品,消费者除了要考虑价格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考虑购买产品后,它能为我们做什么,如果仅仅是娱乐和学习的话,想必机器人存在的价值就更低了。
 在WRC展会现场,我想以两个简单的例子为大家展示智能机器人产品在模拟应用过程当中的感受,第一台是上海荷福集团和电子科技大学机器人中心推出的陪练机器人,曾经获得过亚太机器人大赛冠军。这台机器人主要的存在价值在于羽毛球陪练。但前提是必须将球打到视频能够捕捉的位置,官方宣称这台机器人具有位置预测误差不超过5毫米,半场接球概率大于85%。但事实每一次训练背后都有一次人工调试校准。虽然反应速度很快,但传球力度掌握不好,且接球的失误率非常高。
  羽毛球陪练机器人准确率颇低且需要每次进行微调
  另外一款是由北京理工大学研发的演奏型机器人,这款机器人可以通过指定编程来演奏乐曲,我们看到的是一台可以吹箫的机器人,通过设置在腹腔中的气压模拟人类肺部进行气压控制,传导到气管和喉咙最后从嘴部出气。虽然演奏当中我们可以清楚的听懂演奏的乐曲,但似乎完全感受不到乐曲带来的享受和愉悦感,乐曲中并没有听到阴阳顿挫交至在一起的情绪,因为每一次出气在程序看来仅仅是一个音调或音符而已,所以表现出来的也都是机械化的操作。
  会吹箫的机器人智能将音符拼凑但演奏毫无美感
  我们不能可否认的来讲,在C端市场,不少国内企业也尝试通过自身的革新与改变让用户适应自己的产品,从UI到产品设计也都渐渐的在贴合用户所需。但就目前形势上看,机器人产品并没有能力打开C端市场蓝海,这种现象一方面受制于本身产品能力不足且AI交互不够,另外一方面也在于用户对于智能机器人产品的认知依然停留在科幻的阶段,很难将他们从美好拉回到现实。
  ·半自动化产品现已悄然进入商用领域
  前面我们也讲过半自动化产品与人工智能这两个概念有很大差别,半自动化产品已早先于机器人产品应用到商用领域,例如智能摄像头、家用扫地机器人、自动驾驶系统等产品。虽然这些产品与我们所想象的人工智能有很大区别,但却或多或少的已经渐渐融入了我们的生活并且地位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笔者再以一个简单的例子做阐述,在餐饮行业,半自动化产品应该是最先进入到应用领域,并获得大举推广,这里自然少不了削面机器人的身影。自动化带来的更迭在于减少了人工成本的支出,并且一次性投资产品可获得非常可观的效益。自然是经营者喜闻乐见的事情。
  机器人刀削面可大幅减少企业人员运营开支且价格低廉
  以月工资4000元—6000元削面师傅的待遇来看,私营企业主需要为厨师缴纳五险一金,同时还要考虑到工伤医疗、年终奖及其他福利,工作年限越高企业承担的成本也就越多。从工作状态来看,削面师傅在餐厅繁忙的时段内,满载状态下平均每分钟可以削四碗的面条,途中还需要过考虑到疲劳与工作状态问题。而一部半自动化的削面器就省事多了,可以在高峰时段内连续削面无需休息,而且除了后续的养护成本之外,无需任何成本开支,购买这样一部机器也才几百块到两千块不等,甚至比削面师傅一个月薪水都便宜。
人力成本的上涨迫使企业开始机械化生产
  机械自动与半自动化是趋势,这点不管是从富士康的转型还是从我们身边越来越多的自动化产品出现都不难发现,虽然它的最终形态不属于机器人,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酷炫,同样这些产品可能不具有智能AI与学习能力,并且可能仅仅靠程序的指令来运行,但这些自动化产品所承担的使命和意义巨大。
  ·未来中国需要更接地气的智能机器人
  中国不缺少制造能力,只是缺乏创造精神,WRC展会上,我们看到国产机器人更多的是崇拜与模仿,部分展出的机器人更是不知所云,甚至让观展者干到恐惧与反感。中国的某些国资背景单位,只是把机器人项目单独立项来申请国家科研经费,并未真正意义上想去研究和开发机器人项目,以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生产的喜羊羊机器人为例,这种机器人就是在不经思考,胡乱拼凑零件中诞生的,以至于闹得如此之大的笑话。
腾讯的马化腾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模仿是最稳妥的创新,所以它缔造了腾讯帝国,开创了互联网全民模仿时代的先河。现如今中国机器人产业也处在快速模仿阶段,虽然机器人公模贴标,开源衍生系统等在这个行业来讲已经不算什么新鲜事了,似乎很多企业都有能力去做智能机器人产品,但这些企业却没有想通将这些公模的机器人卖给谁,尴尬的局面就这样随之而出现了。B端卖不动就转向C端市场,在机器人身上增加个屏幕,或是在外观上更加酷炫一些,声称机器人拥有几百种语言表达方式,和充分的自我学习进化能力。也难怪自己都不相信的产品C端消费市场用户怎么可能会买单,你真当消费者是白痴啊。
其实机器人市场本应集中在智能医疗、空间探索、能源开采、军事侦察、物流货运等商用级市场出现,面对刚需市场,这些领域远比C端市场更需要智能机器人,而中国为什么这些机器人少之又少?其原因依旧是自主核心技术的缺失,中国不是不愿意开发,而是开发不出来。就如同神奇般存活了15年的国产龙芯一样,如果不是靠吃国家拨款和指定政府采购的话,倒闭那真是分分钟的事儿。
尴尬这两个字足以代表中国机器人产业,WRC世界机器人大会让我们看到了国产机器人与世界领先机器人之间的差别,别人在研究智能AI的时候,我们依旧停留在贴牌批量化复制生产阶段,为什么石黑浩GenminoidF情感机器人被现场观众围了水泄不通,而某些国产宫廷机器人却被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拜托,省点时间做些有意义的事吧!
YOKOKAWA依托多年研发、应用直驱电机经验,专业致力于DD电机、直线电机、音圈电机的开发和应用。DD电机主要应用于机器人、半导体、LED设备、电子部件及医疗设备等行业。直线电机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组装、检测设备、LCD面板、机床CNC加工期行业。为应对更多更新的市场需求,YOKOKAWA除可提供标准产品外,也可以提供客制化的产品(例如:双驱动龙门式直线电机)。
 
YOKOKAWA自创立以来一直秉承“以诚兴业,共存共荣”的经营理念,视客户与伙伴为挚友,视员工为公司最宝贵的财富,团结一致,开拓创新。“整合行业最优资源,力争行业最好口碑”是YOKOKAWA人的追求,我们愿与更多的客户与国内外优质品牌供应商携手并进,为自动化行业共谋发展。
 
公司主营产品: YOKOKAWA直线电机、YOKOKAWA DD电机

所屬類別: 公司新闻

該資訊的關鍵字為:机器人  自动化  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尴尬  机器人产业  半自动化 

用户案例Case

客户服务热线

400-900-9819

微信公众号
给我们留言

 
在线客服
久游娱乐平台可靠吗